Rua.....瞎画

信良粮好少啊,为组织奉献一对情头

本咸鱼又来了...自割大腿肉,破粮粮,渣条漫,渣剧情。大概是....对天狗传记和斗技的吐槽吧,很渣很毒,被辣到眼睛的,请大佬狂喷,向萌新低头。尽情鞭策(?)我吧!
我非洲渣子手无所畏惧。
这什么大腿肉?是泥巴(哭着抱紧荒川的尾巴。)

【狗川狗】不知道什么标题,就咸鱼好了

无明确cp......
狗子川?川狗子?
有ooc,有私设,狗子杀鬼涨经验设定,雷互攻的,cp洁癖的小天使们千万不要来啊,来了看了也不要打我!

以及..像白开水一样的文,写着好玩而已,相信我,对荒川是真爱。别嫌弃,轻喷轻啪啊啊啊啊,老子怕怕。






早在黑晴明之前,荒川之主便与大天狗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正值午夜,乌云掩月,荒川流域平日繁杂喧闹的岸口也落定无声,偌大的河川,只有水流翻动的声音伴着林间竹叶的拍打声。

隐现的月光下,却有一身着靛蓝华服,头戴高冠的男子,皮肤青蓝,端坐在岸边,正是荒川之主,荒川的主宰者。

荒川之主坐在这里已经有些时候了,平日里他都是隐于水中,此时如此反常不是他无聊,也不是为了衬着月色到岸边行雅趣之事。此次,是他刻意而为,目的是为了引诱出几只藏在荒川流域的鬼族獠牙。

听手下的水妖说那些是一群西边来的小鬼,领头的那个原本也算是有权有势,但却因为犯了一些事被剥夺了权利,赶出了领地。那小鬼带着一帮残兵败将一路往东面跑,到达这里之后竟是逐渐对荒川的平静繁荣起了窥探之心。

小鬼早已暗中计谋好一场杀局想一举夺下荒川流域,行动之时正是今夜。思及此,荒川之主展开折扇轻轻摇了摇,暗道无趣,喽啰私下造作,却不知早已经被上面的人看在眼里。他此刻等的有点不耐烦,手中的折扇刚摇的快了点,就感觉到一丝阴气出现在身后。荒川之主手中聚起黑色的妖气,刚准备挥手弹出却不料身后林间突然传来一阵翅膀扑棱的声音,伴随着一股极其爆裂的狂风,瞬间把天空推积的乌云卷消了去,一众小鬼也随之灰飞烟灭。

荒川之主收了手,站起身来冷哼一声,

"多管闲事。"

转过身,月色正好,漫天的乌羽下那面容精致的金发青年,手持一团扇,年轻的面庞无甚表情,背后一对漆黑的翅膀正缓缓收拢,俨然一副正气之资。

"吾乃大天狗,参上。"

大天狗自报名号,对于这个名声远传的大妖,他也收拢了傲气。

"何为?"

"此鬼邪恶,我一路追及此处来行大义之事。"

"这样行使你的大义?"

荒川之主扫了一眼大天狗那对收拢整齐的华丽翅膀,刚刚小鬼死亡时残留下来的阴气正被那翅膀吸收了去。

大天狗却听不懂荒川的意思,他回道,

"自然,我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秩序。"

荒川之主一听,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可笑。"

话音刚落,迎接他的是大天狗的风袭,青年恼怒,张开双翅,腾空而起,对荒川之主的话十分不满。

妖气汇聚,狂风再次作响,卷起水流,本应该是深夜柔和的风在这时却仿佛化为利刃,卷碎无数片叶,阵势惊人。荒川之主身处中心却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随手收了折扇运起妖力,平静的湖面瞬间翻腾起来,水流迎风而涨,与那旋风纠缠在一起,隐隐间有压制之势。

"此地近水,你奈何不了我。"

大天狗自知吃了一个闷亏,愤然的看了一眼荒川之主,心里憋屈的不行,一时间两方妖力僵持在一起,收也不是放也不是。就在大天狗心绪复杂的时候,荒川突然收了自己的妖力。

"你..."

妖力溃散对任何没有准备的妖怪都是很危险的,大天狗急忙撤了自己的妖力,但还是晚了一步,他愧疚的抬眼去看湖边的大妖,发现荒川之主却依然面色如常,也不知道伤着没。

"对..对不.."

"这般行事,不过是一场虚妄。"

刚想道歉,却听见荒川不明不白的叹了一句。大天狗为之一愣,不禁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大妖,蓝色的大妖站立在湖边,位置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一双眼眸古井无波,从那里大天狗什么都看不到,大天狗盯着他的双眼若有所思,在沉默到连荒川都感觉气氛微妙的时候,突然问道,

"你想要什么?"

"...."

荒川之主摇动折扇的手滞了一下,沉吟一回只道,

"一丝驰念罢了..."

——————————————————————

那次荒川之主说完这句话后,就自顾自地驭水离去了,也没管大天狗的反应。

至此荒川之主再没见过大天狗,不过偶尔平静悠闲的时候,荒川之主还是回想起初遇的大天狗,行杀生夺舍之事却能立场坚定的肯定自己的大义信仰,那妖异的修炼方法真是和他天生浩然的气质不搭。

荒川之主真的是很想笑的,当他听到大天狗一脸认真地说出"我将是世界的秩序"这种荒谬的言论。对于荒川来说,秩序与他无大关系,他感兴趣的倒是大天狗的反应,特别是在之后被激怒的样子,空有一腔热血却无法发泄,一脸斗败不甘,硬生生给他无尽的岁月中平增了一抹谈资。

空有天生强大的力量,却被这世俗理念束缚至此,也是荒川之主这么久才遇见的一个独数。

今天也像往日一样巡视着荒川流域的荒川之主,此刻站在岸边发呆,他经常发呆,毕竟强大的力量给了他太多便利了。

突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一下,荒川回头看见一个人类小女孩正看着自己,像是走丢了的样子,小孩敏感,被荒川严肃的目光一扫瞬间就有些害怕,

"干什么?小孩?"

"我...我...呜呜....."

那小女孩支吾着什么也说不出来,一时间紧张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

哭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她想问什么,荒川之主准备丢下她自己下水去了,突然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接着翅膀扑棱的声音,是荒川曾经得过的讯号。

"你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是个暴君,连自己的子民都不管吗?"

荒川之主停下脚步,看着落地的大天狗,他还是和几年前一样,金发,团扇,黑翼,唯有妖力比往昔更强几分。

荒川之主就站在一旁看着大天狗细心的安慰完小女孩,又抱起她一路飞远,期间什么话也没说。

大天狗送走小女孩后,又折了回来,回来时手上还拎着两条疑似鱼类的东西。

"你手上拿的什么?"

"咸鱼。"

"......."

荒川之主对于这个行为的目的很是好奇,又问道,

"来此作甚?"

"跟我一起去完成大义吧,加入我们!"

几年不见,大天狗对自己的力量甚是自信,底气一足,口气也比几年前差了不少。

"你们?"

"黑晴明大人!他将带我们完成大义!"

"于我何干?"

荒川之主面无表情的泼了一盆凉水。

"你力量强大,我需要你的力量。"

"哦。"

"我有求于你,这个给你,也算是一点小小的心意吧。"

大天狗说着举了举手中的两条咸鱼。

"你认为我喜欢这个?"

荒川之主努力克制着用游鱼把咸鱼掀飞的冲动。

"镇上小商贩推销的啊,说你很喜欢,他们每年祭祀都会给你很多咸鱼,亲手腌制,奉你为水神。"

"......"

荒川之主一时又是愤怒又是想笑,心情复杂,表情精彩,捏着折扇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突然嗤了一声,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回应道,

"好,我跟你走一趟吧。"

毕竟见证一个脑子里除了大义什么都不顾的蠢货以后还会做出哪些荒唐的举动这样的事情,也不为荒川之主生涯中的趣事。

以及,今年荒川的渔夫别想有收成了。